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动态 >

两份结论相反的血液检测背后的保费案 真相是什么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06-21 10:17

两份结论相反的血液检测背后的保费案真相是什么

2018年6月12日,焦小云站在国道212线肖家店西南71米麒麟寺水库处(甘肃陇南市文县)。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摄

  两份结论相反的血液检测背后的保费案

  事主驾车坠入水库身亡,两份血液检测报告,一份酒驾,一份无酒精含量;甘肃省保监局介入调查

  2018年6月12日,焦小云来到国道212线肖家店西南71米麒麟寺水库处(甘肃陇南市文县)。2年前,她丈夫王维红驾车坠入这个水库。

  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公安交警大队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3月15日凌晨6点多,王维红开车至上述路段时,坠入麒麟寺水库。两天后,王维红尸体被打捞上来。文县公安交警大队认定该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原因是“在自主意识支配下完成”。

  这个事件随后因死者身后的保险赔付问题而一波三折。两份完全不同的血液检测报告——第一次结论是醉驾,第二次结论是无任何酒精含量,更是让事件扑朔迷离。按照保险赔付规定,自杀、酒驾、吸毒不予理赔。

  王维红生前投有平安保险,焦小云根据保险合同计算,中国平安人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庆阳分公司需赔付2400万元。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拒绝赔付。2016年7月18日,焦小云向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平安人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庆阳分公司。2016年12月19日,案件一审开庭。一审败诉。焦小云上诉,2018年3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一审存在审判人员应当回避的情形为由,将此案发回重审。

  一审期间,案件曾停止审理,转为刑事侦查。庆阳市公安局于2017年6月27日回复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经反复调查核实,仍无法证实该案当事人涉嫌保险诈骗罪”。

  2018年6月13日,焦小云收到甘肃省保监局调查组短信,对方表示已开展调查,要求她配合。

2016年3月15日,王维红驾车从房屋和护栏中间处坠入麒麟寺水库。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摄

2016年3月15日,王维红驾车从房屋和护栏中间处坠入麒麟寺水库。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摄

  甘肃男子驾车坠入水库死亡

  焦小云和王维红都是甘肃庆阳人。焦小云说,王维红出事之前,他们经营三家火锅店,三家加盟店,年收入600多万,好的时候有800多万。出事之后,家里的火锅店无人经营,全部停业,加盟店不能供应原料,也退了加盟费。

  王维红去世时只有45岁。2016年3月中旬,他们在西安的新店装修完毕,定在3月19日开业。3月13日,俩人在西安市“凤城五路”的一个租车行租了一辆小型轿车,焦小云因要照顾孩子坐大巴返回庆阳,王维红则驾车前往陇南考察市场,顺便寻找更好的火锅原材料。据了解,当地盛产花椒,自古就是优质品种“大红袍”花椒的故乡。

  3月15日早上8点多,焦小云送完孩子上学,跟往常一样,习惯性地给开车在外的王维红打电话,询问他走到哪里了,却发现电话不通,随即告诉女儿,女儿联系亲戚朋友,但大家都打不通王维红的电话。焦小云很纳闷,因为头天晚上王维红还与她通电话,说“第二天一早要往回赶,让他们也收拾一下开业前到达西安”,并和儿子通话十多分钟。

  10点多,焦小云接到陇南县碧口交警大队民警电话,对方告诉她,“一辆车坠入水库,可能是王维红。”3月17日中午,王维红的尸体被打捞上来。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文县交警调查记录显示,王维红在陇南考察期间,连续两晚睡在车上。对此,妻子焦小云并不意外,她解释,由于有洁癖,小县城宾馆卫生条件不好,王维红宁愿睡在车上也不愿去住宾馆。

  据警方的调查记录显示,当地村民证实,3月13日晚和14日晚,王维红均出现在中庙乡桥头。14日晚,有村民询问王维红是做什么的,王维红表示昨天等的人没有等到,并向村民出示身份证。

  文县公安局交警队的调查中,王维红所驾车辆的GPS记录显示,2016年3月15日凌晨5点37分左右,王维红从中庙乡开往碧口镇方向,在文县G212线附近楼房坪东南249米处,从5点56分熄火至6点18分。6点19分车辆原地启动怠速30秒,6点20分启动车辆以46km/h的速度开始行驶,6点22分行驶至文县G212肖家店西南71米处车辆速度降至6km/h,继续向前行驶至文县肖家店119米处车辆停下来并熄火,6点24分车辆启动之后GPS信号消失,此时王维红已坠入水中。

  调查报告显示,警方勘查并没有发现现场道路路面制动痕迹,“在车辆驶出路面点位置路边缘有微小痕迹,证明车辆在驶出路面之前未采取制动措施而是加速行驶。”

  此外,警方现场勘查分析:“事发地路况好,道路直,视野开阔,轻微坡度,驶离路面点西侧有水泥防护墙,东侧有路边房屋,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下在此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极低。”

  GPS记录显示,在3月13日至14日,王维红曾前后六次出现在事发地附近,焦小云一审代理律师、甘肃拓原律师事务所刘吉颖分析,这是王维红往返中庙与碧口镇途中的正常经过和停留。保险公司则认为,这是王维红为了自杀进行踩点。

  “那条路那么多急转弯,想自杀哪个弯道冲下去都活不了,还用得着踩点吗,还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焦小云不能接受丈夫自杀的说法。

  保险公司拒赔2400万元保险金

  王维红生前买有保险,出事后,焦小云第一时间联系保险公司,在随后的尸检、血液检测过程中,一直有保险公司人员参与。

  焦小云说,王维红和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保险业务员刘江(化名)的表哥是朋友,由于自家开火锅店,刘江多次与表哥到店吃饭,熟悉后推销保险。“刘江经常来吃火锅,有时候还和同事们一起,他还有我们店的VIP卡。”

  焦小云说,从2014年9月份开始,上述保险公司几乎每隔一周或者半个月,就有不同的保险员到店里向王维红和焦小云推销保险。焦小云说,每出一次适合商人的险种就会邀请王维红了解,有一次还在酒店举办酒会介绍。

  事实上,2014年,焦小云给自己买了三份平安保险,给丈夫在太平洋人寿和人民人寿保险公司各投保一份,分别是“安行保两全保险和祥和幸福保意外伤害保障计划”和“百万身价惠民两全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游乐设备网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