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动态 >

葆婴中国区总裁再易主 违规直销面临千万罚款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06-30 00:36

  自2016年起,葆婴中国区的高层就充满了动荡。2018年5月28日,原葆婴中国区总裁史滨海因个人原因正式离职,以邮件的形式向公司进行了传达,并作为顾问支持中国区执行副总裁聂怀禹的工作。

  史滨海在2017年10月就任葆婴中国区总裁,但仅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匆忙辞职,而其上任总裁刘宇文也是从2016年初接任中国区总裁,在任职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便离职。自2016年开始,伴随葆婴中国区高层动荡不断,葆婴在多地面临着涉嫌违规直销的问题。

  无实权致中国区高层动荡?

  近日,有消息称,原葆婴中国区总裁史滨海因个人原因正式离职,他将作为顾问支持中国区执行副总裁聂怀禹的工作。据媒体报道称,史滨海的确已经离职,并于5月28日通过内部邮件的形式向公司进行了传达。史滨海在2017年10月就任葆婴中国区总裁,在任仅8个月便离职。

  不到四年时间内,葆婴公司中国区已经连续更换了四位总裁。2014年,葆婴创始人Matthew J.Estes(中文名伊荣基)卸任中国区总裁,时任葆婴副总裁的杨立基接替了伊荣基的职位。在2016年葆婴区域经销商大会上,杨立基以葆婴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身份现身、总裁则变成了刘宇文。据称,刘宇文于2015年底加入葆婴,起初担任公司副总裁,3个月后便升为公司总裁。而在2016年10月,史滨海接替刘宇文成为了中国区总裁。

  根据道道舆情监控室和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海伦国际直销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近年来,葆婴的营收一直保持着正向增长,2016年葆婴营收约35亿元,同比增长25%,2017年营收超过37.8亿元,同比增长仅8%。

  2017年业绩增长乏力的背后,是葆婴中国区高层的不断换血。据行业媒体《知识经济》杂志报道,2015年到2016年初,葆婴公司原人力资源总监于志鹤、原全国销售总监陈江蓉、全国运营总监孟文红等人,都陆续离开了葆婴公司,其后不久,外事总监饶军也离开了葆婴。

  除此之外,有消息称,葆婴山西分公司因涉嫌传销、违规直销,被当地相关部门处以一千七百万元的高额罚款,对此,太原市小店区工商部门也向记者予以了证实。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葆婴已向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原告葆婴有限公司与被告太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小店分局同意就行政处罚的相关内容进行庭外协商,故葆婴于2017年12月28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7月,葆婴有限公司获得了直销牌照。同年8月,帕特琳公司被优莎娜斥资6270万美元收购,而帕特琳公司正是葆婴的美国母公司。由此,优莎娜打开了中国直销市场的大门。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母公司帕特琳在中国并未有相关业务,但葆婴公司的所有动作都需要向其审批,因而葆婴中国区高层并未有实质性的权力。

  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认为,此次总裁的离职极有可能与上述罚款有较大联系,“葆婴作为美国资本方的全资子公司,资本方只在乎葆婴的业绩和市场覆盖问题,对于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存在不了解或者了解不多的情况。对于地方相关部门开出的高额罚款,必然是不理解,所以极有可能需要葆婴中国区的高层对此事问责,而总裁则首当其冲需要对此负责。”胡远江也向记者表示,葆婴在很多问题上需要美国方面的批示和准许,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等问题。

  无独有偶,同样是由美国控制的康宝莱在2017年也遭到了郑州市监管部门的巨额罚款。对于这些公司遭受到的巨额罚款,胡远江认为,主要是根据《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两个条例。由于葆婴涉嫌违反了上述两个条例,所以相关部门有权力没收其在当地的非法所得,由此也看出葆婴在当地的市场影响。

分享到: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游乐设备网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