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动态 >

《我不是药神》原型无偿帮病友买药 检察院:不起诉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07-05 09:54

  一场大病,足以把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击垮。如果病痛和贫穷挂钩,或许就是深深的绝望。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白血病患者的希望是药贩子程勇,他走私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相对便宜的价钱让患者重燃活下去的希望。与程勇不同的是,电影原型陆勇患有白血病,被病痛掏空家底的他开始接触低价的印度仿制药格列卫,并帮助病友从印度买药。

  两人的故事并不相同,但同样直击人心的是众多家庭被昂贵的医药费和看病难所拖垮的生存之痛。对于看不起病的患者来说,程勇也好,陆勇也罢,成为患者“药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能救赎他们的,可能是更健全的医保制度和带着希望的未来,正如电影所说,“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

  “我不想死,我想活,行吗?”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刷爆了不少人的朋友圈。剧中,一位身患白血病数年的老奶奶握着刑警的手说出了上面这句台词,她吃了三年瑞士诺华制药产的正版药,“吃掉”了一套房子,“吃垮”了家人。后来,靠着更便宜的印度仿制药续命,给她这份续命希望的正是“药贩子”程勇。

  这部电影的灵感,来自当年热议的“陆勇案”。与角色程勇不同,原型人物陆勇是一名白血病患者,他因为帮助病友购买药物,被称为“药侠”。

  他不是药神

  窘迫的小人物变成救命英雄

  影片并不复杂。徐峥扮演的中年男人程勇正处于人生的窘境中,他开着一家无人光顾的印度神油店,父亲重病,前妻准备争儿子的抚养权。这时,年轻的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找到了他,让他从印度代购一种仿制药“格列宁”,成本500元一盒,而正版瑞士“格列宁”一瓶售价近4万人民币,“我等着这药救命。”

  在巨大的利润面前,程勇大胆地走私印度药回国。批发价500元,转手价5000元,一出一入,就是10倍的利润。对于程勇来说,他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对慢性粒白血病人来说,他们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讽刺的是,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的是钱。”程勇并不想当药神。当生意引起药厂和警察的注意后,为避免刑罚,他抛弃他的病友伙伴,“逃”了。

  而随着程勇与慢性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触,他意识到他售卖的不仅是药品,更是这些患者活下去的希望。终于,当警察开始查封印度“格列宁”,断这些病患的命路时,程勇决定展开一场救赎……

  病人的生存困境、药贩的道德困境……有人说,《我不是药神》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但是主演徐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是药神》其实更像《辛德勒的名单》,说的是一个平凡,甚至自私自利的小人物如何成长为一名大众英雄。

  不过,电影打动人的不在于有哪些经典电影的影子,而是表达了我们可能遇到的“看病难,看病贵”的生存之痛。它可以用一句“谁家还没有个病人呢”,就如钝锤般在你胸腔沉重一击;它也会用一段独白戏,“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给生而为人的无力透一道光。

  他曾是药侠

  白血病患者无偿帮病友买药

  电影在清华大学举行首映礼时,徐峥曾对角色原型陆勇说,“人物不好的地方,那都属于我,英雄的部分全都属于您”。

  与落魄的程勇不同,现实中的陆勇事业有成,他是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他被查出患有慢性粒白血病,人生也因此改变。当时,医生给陆勇开了一种特效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一月一盒,23500元,不能进医保。吃了两年后,他花了近60万元,掏空了家底。2004年,陆勇偶然在日本发现了一款印度仿制药“格列卫”,疗效相似,但一盒只卖4000元。这让他重新燃起希望,他按着说明书,联系上了印度厂家。

  陆勇先开始服用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发现有效果后,马上分享给病友——他把药品的购买和汇款的方式告诉了上千名病友,让他们自己买。由于境外汇款手续麻烦,为方便病友购药,陆勇帮印度公司解决了一个账户问题,还通过淘宝以500元每套的价格购买了3张银行借记卡。廉价的仿制药成为病友的希望,陆勇也被病友们称为“药侠”。

  一般来说,在国内没有批文、不具备合法渠道的药,就会被药监部门定性为假药。2014年7月21日,陆勇被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经调查,沅江市检察院认为,陆勇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不是销售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陆勇通过淘宝买借记卡,并使用其中一张,但其目的和用途完全是白血病患者支付自服药品而购买抗癌药品款项,且仅使用1张,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最终,检察院决定不起诉。

  当年的释法说理书撰写人、现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卢乐云说,陆勇对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如果认定陆勇的行为构成犯罪,则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相悖。

  案例

  承受不起一年10万的药费

  看完《我不是药神》,不少观众都忍不住问,“格列宁”这么贵,现实生活中白血病患者会怎样面对这些问题?

  对于长沙市民李先生来说,患上慢性粒白血病后让原本家境困难的他,处境变得更艰难。2009年,他被确诊为慢性粒白血病,由于家境困难,根本无法承受药物费用,并未服用任何药物。直到病情严重,他在医生的建议下服用格列卫。

  “中华慈善总会有针对低保户的慈善赠药活动,我申请了药物费用全免。”李先生说,吃了一两年后,医生诊断发现,他对格列卫产生了耐药,于是换成了达希纳,他同样申请了药物费用全免。2016年复查时,李先生又被诊断出对达希纳产生了耐药,医生将药物换成了达沙替尼,一年费用要10万,实在承受不住,“我现在一直在服用国产达沙替尼,各项指标都保持在正常水平。”李先生说,听说国产达沙替尼列入医保,但还不知道具体报销时间。

  对此,肿瘤医院主任周辉介绍,慢性粒白血病患者的主要用药有3种,进口的有伊马替尼(格列卫)、尼洛替尼(达希纳)和达沙替尼(施达赛)。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游乐设备网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