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动态 >

信阳弘运集团公司电子监控成摆设员工蛮横不作为乘客财产无保障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07-06 12:09

微信图片_20180706114712.jpg

  【核心提示】:

  在天网、地网即将全覆盖的今天,作为一家运营多年的汽车客运集团公司:信阳弘运集团的电子监控成摆设,进出站口电子眼成为“瞎子”,其它电子眼为“青光眼”。丢失财物甚至孩子的乘客到值班室咨询求助,得到冷冰冰的语言竟然是:“不知道!查不出来!你滚出去,这里是保管公司财务的重地。你报警,我们管不了。。。。。。”类似这样的答复,而且态度蛮横,气势汹汹,大有要殴打辱骂失主乘客之势。既然是交通运输服务行业,乘客出钱买票的同时也就是购买你的周到安全服务,这样就构成了法律意义上劳动合作关系,就应视乘客为“上帝”。

  然而,在信阳弘运集团公司,由于多年的管理混乱、设备陈旧、员工不作为、懒作为、慢作为,视乘客的生命财产为儿戏,令“上帝”心寒落泪……

  日前,本网收到一个来自信阳一位蒋先生(化名)的举报电话称:他于6月24号乘坐一辆从固始弘运车站发往信阳弘运车站的大巴,下车时把行李落在车上。他当天下午去信阳弘运车站去寻找,车站值班室的监控进出站电子眼都是瞎子,值班员工不仅不给予提供任何找寻帮助,而且态度蛮横,着实令乘客心寒落泪。

微信图片_20180706114716.jpg

  26日下午,本网派人赶到信阳市约见了这位蒋先生,了解到的具体情况是:他前天(6月24号)中午12点30左右在潢川县黄寺岗镇辖区内乘坐一辆从固始弘运车站发往信阳弘运车站的大巴,大约下午15点47分到达信阳弘运站,下车时将一箱行李落在了车上,到下午17点30分才发现,就赶紧给大巴车的跟车老板通过微信支付平台联系(车费28元,其中的8元是用微信支付的,没给车票,但车上安有监控。),至今没有回音。紧接着,他从网上查到信阳弘运站的值班电话0376-6383029,连续拨三次均没人接听。不得已,他只好驱车来到信阳弘运车站。值班室里是一位自称姓师的老师傅值班,听了他的情况介绍后,师师傅说:“下班了,没法查。”

  蒋先生就提出能否帮忙看看监控,师师傅回答说:“监控都瞎了,看不到,上周前,一个小孩在站里丢了,调监控就看不到。”这时,进来一位姓何的师傅,负责出门车辆的登记。蒋先生就请求何师傅帮忙,那辆车是15点50进站的。何师傅说:“只知道进站时间,啥时出站,这么多车辆,怎么查?”尽管蒋先生再三请求,何师傅仍旧是无动于衷,后来抛出一句:“你报警。”

  在正式报警前,他向何师傅继续请求:“一件行李,你们帮忙查查车号,联系上车主不就行了,还需报警?”何师傅不再理他,他只好报警。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等报警回来后,那两位值班师傅不见了,换了一位姓吴的师傅。吴师傅不让进门,说值班室是重地,贵重物品丢失了谁负责。就这样,他被无情的轰了出来。等到警察来后他才和警察同志一块儿进去。见到警察,何师傅的态度明显缓和,主动配合警察调监控,结果跟师师傅说的基本一样,进出站口电子眼是瞎子,其他的虽然没瞎,但都得了“青光眼”,有图像,但很模糊,看不清。

点击浏览下一页

  

  警官很耐心,带着他在车站院子里走访,也没有结果。然后,警官又带着他来到车站派出所查寻附近的电子眼。经过半个多小时,终于查到了这辆大巴。(附图)。一辆蓝黄色大巴,在15点47分恰好穿过了火车站涵道往右拐湾处,前面的牌子清晰可见:弘运车站(信阳),但车牌照有点模糊,分辨不清。警官解释说这是拍摄的角度问题,还可以调附近的其它监控,从另一个角度看就能看清楚了。这时,突然网线断了。他就提议等明天吧,因为已经8点多了,警察还没吃完饭。临出门时,警察叮嘱他明天去弘运车站调度室查。他说:“如果调度室的工作人员还像值班室的一样,拖着不查或说查不出来,怎么办呢”警官说:“那,你继续报警。”

  次日,蒋先生没再去信阳弘运车站调度室,因为他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怕再遭受值班室同样的“礼遇”受不了。他还说,如果因为自己的行李丢失一事再次报警,他是很不情愿的,因为警察同志真的都很忙很辛苦!

  【采访手记】:

  “有事找警察”。但要看啥事呀!不管大事小事都找警察,再多警力也忙不过来。对于乘客物品的丢失,公司如何帮助查找,这对于一家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来说,应该是份内之事。电视监控设施十多年不换,工作人员人浮于事,态度骄横,这就反映出集团公司多年来的管理混乱和对乘客的冷漠等诸多问题。连最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以后谁还敢乘坐信阳弘运的车呢?有关部门是不是该过问此事,不要让信阳弘运为信阳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抹黑呢?

  截止本网发稿时,陆续有投诉人打来电话,讲述信阳弘运集团管理乱象及坑害、甩卖乘客的具体事实。其中一位信阳胡姓乘客于2017年腊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从郑州中心站坐大巴到信阳弘运车站,短短的三百公里路,历经六次甩卖、转车,长达十三个多小时,最终于当日夜晚九点多才到达信阳弘运车站。即便车到达明港时又被甩卖、转车两次。一次回家之旅,简直就是一部苦难的、恐怖的并夹杂着每次车主谩骂的低俗电影大片。胡先生说: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多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心有余悸、毛骨悚然!

  事件的最新进展,本网将继续追踪报道!

分享到: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游乐设备网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