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讯 > 法治课堂 >

驳“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 对王保兴、王兆麟的污蔑与诽谤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8-12-14 17:19

  
  驳“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 对王保兴、王兆麟的污蔑与诽谤
  编者按:
  2018年1月,“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在网上发布《一评王保兴王兆麟之流》和《二评王保兴王兆麟其人》,对代理村支书王保兴和老党员王兆麟进行大肆造谣、污蔑与诽谤。
  很明显,“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尽人身攻击之能,其目的是抵制和对抗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中提及,“在中国县乡基层,黑恶势力背后往往有来自党政干部的‘保护伞’,‘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净,打黑必须反腐。”
  这次“扫黑除恶”行动如雷霆之势,又让“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和他背后的“保护伞”们胆战心惊。不甘心伏法,他们妄图再次抵制和阻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开展。

  一、“许昌大村霸”张平正的黑恶史
  上世纪70年代,平顶山梨园煤矿工人张平正偷矿上一汽车木料被岗哨拦住,大会批、小会斗,最后被单位清洗了。
  不得已,他在市面上开饭馆。
  “在平顶山我是黑老大,老二在郏县”、“我黑道白道都有人……”这话就是“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自己说的,还洋洋自得!

  2000年,“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从平顶山回到师庄村,夺得我们村的党政大权。
  之后,他用村民大院的高音喇叭,对我们村民破口大骂,左一句要“日×××八辈祖宗”,右一句要“操×××万奶奶”;他用巴掌、拳头和腿脚打了十多人,女支书王喜梅被他骑在身上打了两次,村民王卫旗和退休工人王振江父子两代人都遭他毒打……
  不止如此,他贪污政府发放的各种惠民款,他侵占我们村的集体财物,他勒索我们村民的血汗钱,他私卖集体可耕地70年……
  直到2010年11月,因多次毒打报复举报他的三位村民(张书长、王红旗和王振江)案发,“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被撤销党内职务;2011年6月,才被逮捕法办,并判有期徒刑1年半。

  “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一生,走到哪儿都是一大祸害。
  在单位,你行窃被开除,你不配作国家职工;回农村,你打农民被判刑,你连公民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说,你缺乏做人旳起码条件!
  就你那样,你以为2001年当上村支书,就是你的本事?就你那样,你以为当了十年的村支书,师庄就是你的天下?一句话说到底,你无非是靠“保护伞”的帮忙,才当上了村支书,并且一当就是十年。
  现在,我明确告诉你,师庄村是师庄老百姓的师庄,而不是你大村霸的天下!

  “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一生,走到哪儿都是一大祸害。
  在监狱,我不知道你是咋被改造的,就听说你托人捎话“给捞出来”;回师庄,我不知道你改造得咋样,就听说你“上蹿下跳、还是不息温”。直到2017年年底,师庄很多老党员和村民纷纷给我打电话,说你“打砸会场,专门和王保兴过不去,就因为村支书是王保兴”!
  就你那样,你凭啥去打砸师庄村干部会会场和党员会会场?就你那样,凭啥去打骂我们的村支书王保兴?一句话说到底,你无非是想夺取村支书的大权!
  现在,我明确告诉你,师庄村老百姓绝不会答应,而不是你和你的“保护伞”说了算!

  “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一生,走到哪儿都是一大祸害。
  你以为老“保护伞”走了,又上来新“保护伞”,你还能呼风唤雨,继续独霸一方?!你还知道天下有“羞耻”二字吗?
  就你那样,将近70岁的人了,还梦想着东山再起?就你那样,祸害了师庄村十年,你还想组阁夺权、继续祸害师庄村老百姓?
  现在,我明确告诉你,你和你的新老“保护伞”们继续勾结、继续祸害师庄村老百姓的最终结果,那就是你们最终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最后,我奉劝“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虽然你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但是还要继续改造、重新做人。
  不仅要请求遭你毒打的十多位村民(王卫旗、王振江、张书长、王红旗和王喜梅及贾金全等人)对你的原谅,还要争取被你祸害将近20年的全师庄村及周边村庄老百姓对你的原谅!
  另外,在救赎旧罪的同时,不要继续无事生非,不要继续造新孽。只有这样,才是你的存活之道!

  二、敬告“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背后的“保护伞”们
  很多人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人”。但我却要说,“每一个黑恶势力的背后都有一群死扛到底的保护伞!”
  当然,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对此进行诠释,“在中国县乡基层,黑恶势力背后往往有来自党政干部的‘保护伞’。‘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净,打黑必须反腐。”
  不可否认,“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的背后也有“保护伞”!
  如果没有“保护伞”的纵容,何来“大村霸”的露头?如果没有“保护伞”的包庇,何来“大村霸”的猖狂?

  就连“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他自己都说,“恁没钱,恁就当不了(村党支部)书记,我有钱,我就能当”、“我(张潘)镇里、(许昌)县里有得力的人”、“我经常和徐(志敏)镇长(现任许昌市建安区交通局党组书记兼局长)、县纪委白(春茂)书记(已光荣退休)同桌吃饭”……
  这番话已经宣扬了十年,我们村民不少人都背得滚瓜烂熟。
  从2001年起,“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就与他的“保护伞”们相互勾结、祸害百姓。

  由此,在张潘镇和许昌县(现建安区)两级“保护伞”的纵容、包庇下,他打骂了我们村民十年,他贪污了国家惠民款十年,他侵占了大队集体财物十年,他勒索了村民血汗钱十年……
  到头来,却是我们师庄村“倒欠他(大村霸张平正)两万多块钱!”当然了,大村霸张平正经济案的调查结果是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公布的。
  有谁能告诉我,这个调查结果能经得起历史考验吗?这个调查结果能经得起党性考验吗?这个调查结果能经得起人性考验吗?

  得到上面“保护伞”的“热心帮助”,“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却总是“说话不注意”,却老是“泄露天机”——“我拸捞徐志敏很容易”、“(张潘)镇政府的那些人素质可差啦,没有一个人胜我”、 “现在的共产党的干部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腐败了……”
  到头来,却是大村霸把他的“保护伞们”都一个个亮出来了,还给了差评!当然了,“许昌大村霸”张平正所谈到的张潘镇“保护伞们”都需要反思一下。
  有谁能告诉我,我们农村基层党委的工作宗旨是什么?为什么大村霸动不动都要提提你们?为什么大村霸会给你们差评?

  当我们7个村民联合签名,到张潘镇、许昌县和许昌市及河南省委省政府,状告“许昌大村霸”张平正。
  但是,被举报人张平正却对告状情况了如指掌,甚至每一次的举报材料都能稳拿手中。不仅对举报人威胁,还威胁证人和知情人。
  到头来,举报“许昌大村霸”张平正的7个举报人,最后只剩下3个(张书长、王红旗和王振江)。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这么强势?为什么被举报人能拿到他本不该拿到的举报材料?

  经过装模作样的“调查”,张潘镇党委、镇政府达成一致口径:大村霸张平正(打人问题)“承认了,但事出有因”;(土地问题)“解决集资纠纷,拿农民土地顶账,没事”;(经济问题)“都一一入帐了,不规范的白条子都帮他(大村霸张平正)走规范了,最后公家欠他钱啦。”
  随后,张潘镇镇长兼党委副书记徐志敏率下属到郑州,两次找到我说“几个村民告状好对付!”并明言“已经把材料(农民举报信)复印给张平正(被举报人)了。”
  到头来,无论对上级,还是对老百姓,张潘镇党委、镇政府“他啥问题都没有!”同样,许昌县纪委调查组也说“他(大村霸张平正)啥问题都没有!”
  许昌县纪委副书记白春茂,经常和大村霸张平正同桌吃饭的,硬梆梆地告诉举报的农民们,“他(大村霸张平正)够不着判刑!”
  有谁能告诉我,共产党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就是这样做调查的吗?为“许昌大村霸”张平正作假,张潘镇党委、镇政府难道不怕党纪国法吗?

  “几个村民告状好对付!”张潘镇镇长兼党委副书记徐志敏一语中的。
  果不其然,2010年11月,被举报人张平正竟然携妻、儿、媳对三名举报人(张书长、王红旗和王振江)围追毒打整整一个星期,逼他们跪下,并勒令喊“爹”叫“爷”。
  谁能想象得到,这一幕竟然发生在我们张潘镇街上,不远处就是张潘镇党委、镇政府所在处!可是,当时没有人出面制止,事后也没有人处理。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村民们告不倒“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到底起着什么作用?

  当有人在网上多次求救、喊冤后,许昌县纪委第一书记范忠诚把这个案子接了下来。
  但是,在“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即将进监之前,以党华伟为首的张潘镇党委前任领导班子,却向“大村霸”征询“谁还能当村书记?”
  但是,在“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被劳改释放之后,以李辉为首的张潘镇党委现任领导班子,却为“大村霸”保留着“中共党员党籍”。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张潘镇党委两任书记这么尊重“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三、老退伍兵王保兴代理村支书,却难以开展工作
  “打黑除恶”行动让“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蹲了大狱,在他“保护伞”的四处活动下,仅以打击报复举报人说事,才判刑1年半。
  2012年秋,“许昌大村霸”张平正释放回来,仍不洗心革面,在“保护伞”的纵容和包庇下,继续祸害老百姓,并干扰村党支部工作的正常开展。
  师庄村党支部3个支委,有两个经济问题说不清,只有老退伍兵王保兴“手脚干净”。迫不得已,张潘镇党委决定“任命王保兴为师庄代理村支书”。
  如今,老退伍兵王保兴代理书记期间,他的心思不在贪占公私财物上,而是带领村民治理环境和重点扶贫。我们这些老党员看在眼里,也看到希望。

  2017年11月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
  突然,“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协同“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掂凳子砸党支部书记王保兴同志,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王保兴大肆辱骂。
  王保兴的涵养好,走出村委办、来到大街上,让他们打,却毫不还手。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全村全体党员会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如同凶神恶煞般出现了。只见他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支书王保兴破口大骂。
  一时间,整个会场炸开了锅,在场的党员们纷纷惊奇“这劳改释放犯咋跑进来了?”
  但“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毫不理会、继续砸场,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谁能想象,这就是我们师庄村的村干部会和党员会!
  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两次带头冲击、打骂撕扯,大闹会场,甚至带上他的老婆,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民大院。
  于是,村干部会被迫中止!党员会被迫中止!
  可是,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作为我们师庄村第一负责人,两次都在被打砸的会场,却熟视无睹,既不出面阻止,也不报警!

  四、我为国家核工业奋战40年,临老却遭大村霸威胁和镇干部侮辱
  如今,面对“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在我们师庄村横行霸道,我们很多党员和群众们不敢说真话、不敢提出反对,更不敢去上访、举报。
  就因为他们10年来被“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打怕了!
  就因为他们知道“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的后面有很多保护伞在发挥巨大能量。

  可是,我们师庄村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我们师庄村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想想老一辈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让我们民族独立、国家富强吗?
  想想我们这一代,“到边疆去,到基地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不就是让我们老百姓过上好这日子吗?纪录片《历史不会忘记》的部分镜头就是我年轻时的真实生存状况。
  1969年1月,兰州404核基地。冒着生命危险,我两次参加处理核事故的青年敢死队。事前,周总理曾作重要指示;事后,敢死队受到中央军委嘉奖,并被命名为“34—32英雄集体”(69人)。当时,慰问团团长、大将粟裕同志对我们说,“因为保密不能登报,你们就做无名英雄吧!”至今,“34-32精神”已在核基地传承了50来年(现已解密,有据可查)。
  1969年12月,重庆816核工厂。毛主席发出了“建设大三线”的号召,邓小平选址重庆深山沟,周总理向主席报批通过。在满目青山的山窝窝,我和同事们不畏艰难、战天斗地20年(我有相关证件)。
  1984年5月,郑州辐照中心。河南立项建设大型辐照站,报请国家科工委主任朱光亚。经朱光亚介绍,我调回郑州(证明人:秦山核电厂第一任厂长张怀麟),打拼16年。退休前,我被上级主管部门——郑州市商管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我有证书)。
  2002年7月,连云港核电站。退休第三年,我被连云港田湾核电站聘用4年,在培训中心讲课。2006年8月,核工业部原副部长、连云港核电站董事长陈肇博为我颁发了《荣誉证书》。

  但是,在“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的攻击性文章《一评王保兴王兆麟之流》和《二评王保兴王兆麟其人》中,却对我进行大肆造谣、污蔑与诽谤。
  “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说我“不孝”。
  确实,我在年轻时没有守在父母身边。就因为我在核基地工作,在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和岗位工作,“身不由己”!
  并且,单位工资一发下来,我就手头不留啥钱,几乎全部寄给了父亲,1年下来将近800元。而对自己的妻子女儿,几个月还不给10元钱。

  “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说“没几个人理我”。
  确实,几十年来,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而从不顾家小。至今,跟着我劳累一生的老伴身体不好,大女儿落下精神残疾。
  当然,我既没有挖空心思去结交我们张潘镇的徐镇长和县纪委白书记,也没有绞尽脑汁经常和我们张潘镇的徐镇长和县纪委白书记同桌吃饭。
  自然,我没有资本去向父老乡亲们炫耀,“恁没钱,恁就当不了(村党支部)书记,我有钱,我就能当”、“我(张潘)镇里、(许昌)县里有得力的人”、“我经常和徐镇长、县纪委白书记同桌吃饭”……

  但是,从上世纪60年代起,我关心家乡建设和公益事业。
  1975年前后,师庄卫生室的医生朱炳南联系到我,说起师庄需要稀缺药链霉素、朱砂、黄芪和黄连及穿山甲等,甚至张潘镇卫生院都需要。当时,我常去北京出差,就想办法买到这些药,为师庄村和张潘镇解决了大问题;
  1980年左右,当时自行车也是稀缺品,需要凭票购买。不少乡亲或来信,或探亲见面,直接向我提出买车事。我多方找同事帮忙,相继买来十来辆自行车,为父老乡亲解决了买车困难;
  1985年,师庄建学校。我听说之后,就把家里剩余的生活费带上新开的工资,共计150元整。而这却是我一家7口人的活命钱,没办法了,我家就靠妻子捡废品换钱,度过了那段艰苦日子;
  2002年,师庄购置变压器。时任村支书的“许昌大村霸”张平正强行让村民摊派、让在外人员“捐款”。而我拿出来300元,被“大村霸”树为典型。可深知内情的乡亲告诉我,政府出的有钱,就根本没有让老百姓出钱;
  2006年,师庄修村内公路。当时政府有工程款,“许昌大村霸”张平正还是搞摊派,让在外工作的至少200元。而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捐了1000元,因人在连云港,我就让小儿子专门回老家交给了“大村霸”。

  1985年到2017年的二十多年间,我家成了师庄村及邻村的“驻郑办事处”。
  有看病需要找名医的、有落实政策解决工作的、有出门打工找活干的、有与家人生气没处去的、有引进项目需要手续的、有孩子上学要找关系的、有集体喊冤告状的……
  一桩桩、一件件,有据可查!
  说我不“孝”,是“许昌大村霸”张平正污蔑;说“没几个人理我”,是“许昌大村霸”张平正造谣。
  可是,有谁知道我的苦、我的困难?由于我的“愚孝”和“仗义”,一家人受尽了罪。

  如今,我已经79岁了,算是高龄!
  2010年,我在郑州居住。得知“许昌大村霸”张平正毒打3个举报人后,我为遭打击报复的3个举报人发出正义的呐喊,而得罪了“大村霸”张平正。
  至今,“大村霸”张平正通过各种渠道,警告我“小心点”,明言要打我。但我毫不畏惧!

  2016年,我在许昌老家。
  得知老退伍兵王保兴因党支部工作开展不下去,我为遭打击报复的“老退伍兵”鸣不平,而得罪了张潘镇党委委员郭华锋。
  至今,提拔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的郭华锋,多次与他人提及我,称我为“搅屎棍”。但我毫不胆怯!

  后 记
  作为我们村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奋斗一生,转战大半个中国。如今“叶落归根”,回到许昌老家养老。
  “八十年来家国”,如今我的生命受到“许昌大村霸”威胁,我的人格受到张潘镇贪官的侮辱。
  我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坚决支持“扫黑除恶”进行到底。若要用我的生命去换取我们师庄村的安宁与太平,我毫不吝惜!
  即使一人面对“许昌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和他背后的保护伞们的毒手,很多人提醒我、规劝我,但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老共产党员、高级工程师 王 兆 麟

  2018年2月26日

分享到:
更多时政新闻
更多检察
更多生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aimingabc@126.com|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国游乐设备网 版权所有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9087534号